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台联映像 > 图片频道 > 联谊活动

白少帆:台湾回来 我回去

时间:2018-10-09  来源:  作者:


白少帆:台湾回来 我回去

听过白少帆的经历之后,你会觉得他的人生充满传奇。他的家族是台北望族,而他则继承了母亲一张特征鲜明的蒙古人的脸。1941年在台北出生的白少帆,原执教台湾地区及法国,1982年作为“来华定居专家”落户北京,1998年被国务院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终身馆员。

白少帆少年时是个狂飙突进的红色浪漫主义者,出人意料地放弃欧洲优渥生活返回大陆定居。无论是多么跌宕的故事、多么感人的悲喜,在白少帆的口述中,都是那样淡然而从容,就像千百年来最传统的中国知识分子: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

“我们整个家族随郑成功过海,留在台湾300多年了,在台北,经过了整整十代人。” 出生在书香门第的白少帆说,家庭对自己一生的学术追求与志趣影响颇深:“日本人来了以后不许台湾人读汉书,我祖母的父亲是个传统知识分子,就在家里开办私塾,教育自家的子弟学习中国传统文化。”

白少帆从小耳濡目染,祖母是当时少有的懂得诗书的妇女。她到了暮年,满头白发,仍戴着眼镜坐在灯下读书。这样的家庭氛围,让他深深的爱上了诗歌:“诗歌使他的内心充满了意向,而诗歌的音韵,犹如年轻人想改变现状的心,是一个人的灵魂。”


 

白少帆1963年毕业于台湾大学,取得台湾大学法学士和文学硕士学位。60年代是个“红色”的时代,青年人的想法就是要改变现实,白少帆也不例外。在巴黎攻读哲学的白少帆从孔孟之道朝向马克思主义过渡,60年代后期,他愈加向往已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祖国大陆。

1982年,白少帆怀着“以天下为己任”的心情,心中充满了红色的浪漫想象:“我想,台湾太小,但世界很大。我要渡过最大的水面,越过最大的陆地。”回到了北京,他作为“来华定居专家”,由当时的国务院科技干部局引进回国,落户北京。

说起一定要回大陆的原因,白少帆语重心长的说:“学术的土壤在这里,只有在大陆,才能有智识上的进步。”在他看来,追寻自己毕生所学知识的源泉,是他回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

“在台湾,我们学的都是‘整个中国’的部分。我们这一代台湾人所学习的,都是全中国范围的历史、地理。但是,对于从没到过大陆的学生来说,那都是虚的,是从概念到概念。我认为探索传统文化的人,必须回来脚踏实地的。

回国前,白少帆已在海外汉学界声名鹊起,然而在他心里,是40岁回到大陆后,他的学习才真正进入了一个具体的、实质的阶段:“回到大陆以后,我的智识才算真的成熟。我多年的积累在大陆终于落成了现实,概念和实际终于‘扣’上了。那种感觉真的很幸福。”说到这,一直淡然从容的白少帆拍了一下大腿,由衷笑起来缓缓说了四个字:“莫大欢喜。”

白少帆自1983年起历任中央民族学院汉语言文学系教授、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古代室研究员、华侨大学中文系和艺术系主任、华侨大学台港澳暨东南亚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、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兼职教授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湾广播顾问。

白少帆在文学颇有研究,是中国训诂学会、中国作家协会、欧美同学会、中国老教授协会和全国台湾研究会会员。还担任中华台港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会副会长、秘书长,福建省文学学会副会长等。

1986年白少帆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着有散文集《客归春先——祖国东南旅访日记》、《乙丑岁暮三帖》,编辑《中华文学通史·古代卷》,撰着《清代宦台诗作研究》。

白少帆有鉴于祖国统一大业的需要,在专业上致力于台湾岛区文学与文化学这一新领域的学科建设。有关的编着主要有:1988年的《现代台湾文学史》、1990年的《台湾文学思潮史》、1992年的《台港文学名作佳构赏析丛书》等。1995年起,他任《中华文学通史》古代卷编委,并为该卷增补了南明永历至清代干嘉时期的台湾部分。

值得一提的是《现代台湾文学史》一书,近千万言,是两岸文学界公认的开拓之作,且于出版后的10年间被两岸高校普遍采用为教材。而白少帆教授在传统期——明清及近代台湾文学史领域的研究,也以其“垦荒者”的足迹,受到学术界同行的推许。

1998年9月8日,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,朱镕基总理亲自为其颁发聘书。“我年轻苦读,中年浪迹,该有一点静下来的时光了。读书人除了行万里路之外,应该要寻师访友,钻研学问。文史馆里头这些大家,正好是我切磋的对象。

白少帆说,自己在文史馆的工作主要有两方面:“一是从头整理所学,继续自修:有没有没读过的书,去读一读。另外就是编了几套大书,例如《中国地域文化》三十多册,费了好几年工夫;从清末到现在馆员的诗《缀英集》等等。”


 

“我刚进文史馆的时候,是整个文史馆里最年轻的,文史馆从来没有一个57岁的馆员。谁知岁月如梭,18年过去,我也成了个老馆员了。”


 

回顾自己的学术时光,白少帆感慨地说:“做国学的人,绝对没有搞独立的。”在他看来,台湾与大陆的联系,是深入骨髓的文化纽带:闽南文化保存了中国中古音韵的样本,而台湾的文学研究与文学创作,又都是中国文学不可剔除的重要部分。这种亲密的关系,不是靠政治因素能够砸断的。”

白少帆说起这一生,甚是自豪:“我身上有中华的胎记,年轻的时候在家乡寒窗苦读,中年的时候踏遍了神州大地,走遍了祖国的每一个角落,寻师访友。”


 

“关心我的人都问过,怎么不回台湾看看?我跟他们说:‘很简单,台湾回来我回去。’我在大陆过得很好,更习惯北京的气候,习惯北方的口味。我的所学臻于成熟,女儿也培养得很好,我不需要回到台湾去。我的这种姿态,一来我对得起我的工资,二来也是给我台湾的家人一个回答:史上台民再次内渡的我,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。”

友情链接
管理频道:联系我们
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 Copyright © 2011-2012 BjTL 北京台联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798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582